首页 >> 信息分享 >>精选转载 >> 神没有忘记
详细内容

神没有忘记

Aina to Aggie

阿吉雅,一个真实的故事


那是在 1921 年。一对叫大卫‧弗拉德和斯蔚夫妇 ( David and Svea Flood),带着他们两岁的儿子从瑞典来到非洲的心脏,当时还称作比属刚果 (Belgian Congo,今日的 Zaire) 的地方。他们遇见了同样来自北欧斯堪迪纳维亚地区 (Scandinavian) 的亚埃瑞克森夫妇 (Ericksons)。

 

这四位宣教士一同寻求神的旨意。那是温柔、奉献和牺牲的年代,他们感到主要带领他们从一个宣教中心出去,将福音传至边远地区。

于是,他们来到一个名叫恩道乐拉 (N'dolera) 的村庄,可是遭到了酋长的断然拒绝,

不准许他们进入他的领地,害怕他们的到来使人们远离本地自己的神。

 Image 神沒有忘記.jpg

 两对夫妇选择在半里之外的山坡上盖起了一间小茅屋。

他们为属灵的突破而祈求,但是却一无所获。唯一与他们有接触的是一个小男孩,他获准一周两次卖鸡和鸡蛋给他们。身材娇小的小个女子斯蔚‧弗拉德 (Svea Flood) 心想,既然她只能和这唯一一个非洲人交谈,她就要把他领向基督。事实上,她真的成功了。但是除此之外,再没有什么令人鼓舞的事情了。

 

与此同时,疟疾却将这个小小团体里的成员一一击倒。到了一个时候,亚埃瑞克森一家相信他们受的苦已经够多了,他们要回到宣教中心去。戴维和斯蔚则决定孤单地继续留在恩道乐拉附近。

雪上加霜的是,斯蔚发现她在这原始荒野里怀孕了。临盆时村里酋长的心软了下来,允许一个接生婆来帮助她。

 

一个小女孩出生了,他们为她命名为艾娜 (Aina) [ 注:Aina 名字源于北欧意思「Forever」;若在非洲则解作:困难的生产 ]。然而斯蔚因子度患疟疾而身体虚弱,这次生产更使她耗尽了最后一点精力,成了她致命的一击,她在婴儿出生后只熬过了 17 天。

  

这巨大的打击使大卫的心里起了骤变。他挖了一个粗糙的山洞,埋葬了他 27 岁的妻子,带着他的孩子们回到山下的宣教中心。他一面把新生的婴儿艾娜交给亚埃瑞克森夫妇,一面吼叫着,「我现在就回瑞典去!我失去了妻子,我也明明是照顾不了这个婴儿。神毁了我的生活!」

 

大卫留下了初生的女儿,他带着两岁半的孩子直往回国去之港口,不仅拒绝了神对他的呼召,也拒绝了神自己。他从此离开了神。

 

 八个月之内,亚埃瑞克森夫妇二人都因染上不知名的疾病而相继离世 (有说是被当地土人所毒害),那个婴孩则转交到某个美国宣教士的家里,他们把她的瑞典名字改成了「阿吉雅」(Aggie)。[ Aggie 的希腊字根意思是「Good」]

当她三岁时,他们把她带到了美国。这一家美国人深深地喜爱这个小女孩,他们担心如果他们回非洲去的话,法律上的障碍可能迫使他们与她分离,所以他们决定不离开他们的国家,也将宣教的服事转为牧养。

 

阿吉雅就是这样在南达科塔 (South Dakota) 长大的。长成青年女子后,她就读于明尼阿波利斯的中北圣经学院 (North Central Bible College in Minneapolis),在那里结识了青年男子杜威‧赫斯特 (Dewey Hurst),并与他结婚。

  

年复一年,赫斯特夫妇享受着他们服事的成果。阿吉雅首先生下一个女儿,后来又生了一个儿子。当她的丈夫前往西雅图地区、就任一所圣经学院的校长时,她发现那一带有着极其浓厚的斯堪迪纳维亚 (Scandinavian) 传统。

 

一天,一份瑞典的宗教杂志出现在她的信箱里。她既不知道是谁寄来,也不认得里面的任何一个字。在她不经意翻阅的时候,突然里面的一幅照片令她瞠目惊舌:原始的背景、一个十字架、十字架上刻着一个名字 ——斯蔚‧弗拉德。(SVEA FLOOD)[就是她去世了的母亲名字]。

  

阿吉雅跳上吉普车,飞快地奔向学院里一位教员的家,她知道他能够翻译那篇文章。

 

「它讲什么?」她急切地问道。

 

教员概述着那个故事:很久以前,宣教士们来到恩道乐拉…一个白人婴儿的出生 …年轻母亲的去世…一个非洲小男孩被领向基督… 以及所有的白人离开之后,男孩长大了,最后说服酋长允许他在村子里建起了一座学校。文章讲到他最后如何为基督赢得了他的所有学生,甚至连酋长也成了基督徒。今天,那个村子里共有六百名基督徒…完全因着大卫和斯蔚的牺牲。

 Image 神沒有忘記 1.jpg 

 

赫斯特夫妇结婚二十五周年纪念的时候,学院送给他们的礼物是前往瑞典一趟的假期。阿吉雅在那里找到了已经风蜡残年的亲生父亲大卫‧弗拉德。原来他又结婚了,并多了四个儿女,而且常常将生命挥霍在酒精里。他刚刚经历了一次中风,更糟的是,他在家里立下一条规矩:「不许提神的名字,因为神夺走了我的一切。」

 

与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会面之后,阿吉雅提出要见见父亲的事,其他人都犹豫了。

 

「你可以和他谈谈,」他们回答说,「 虽然他现在病得很厉害,可是你要知道,每次一听见神的名字,他就火冒三丈。」

 

阿吉雅没有知难而退,她走进肮脏的公寓,踏过满地的酒瓶,来到正躺在乱七八糟的床上的 73 岁的老人身边。

「爸爸?」她试着呼唤着。

 他转过脸,哭了起来。

 「艾娜,」他说道,「我从来不想把你送掉。」

 「没什么,爸爸。」她说,将他轻轻搂在怀里,「神照顾我。」

 

老人一下子倔强起来,他的眼泪也止住了:「神把我们都忘记了,都是因为他,我们今天才活成这个样子。」

 

他的脸再次转向墙壁。

 

阿吉雅并不放弃,她抚摸着他的脸,继续说:「我有一个小故事,一个真实的小故事,要说给你听。你没有白白去非洲,妈妈也没有白白死在那里。你们为神赢得的非洲小男孩已经长大了,他信了主,又为基督的缘故,赢得全村的人信主。

今天,因着你们生命中对神有过的忠心,六百个非洲人在事奉主…」

「爸爸,耶稣爱你,他从来没有忘记你。」

 Image 神沒有忘記2.jpg

  老人听了,转过头来望着女儿,身体开始慢慢的放松下来,开始流着泪说话。就在那个下午,他又再一次回到他弃绝了几十年的神那里。以后的几天,这对父女很快乐地享受着天伦之乐。雅吉和丈夫回到美国之后,过了几个星期,大卫.弗拉德也回到他永恒的天家。

  

几年后,赫斯特夫妇到伦敦出席一个大型的「宣教聚会」。会上一位来自扎伊尔 ( Zaire,前比属刚果 former Belgian Congo) 教会的代表,代表全国 11 万受洗的信徒讲话,介绍福音是怎样传遍整个国家的。

 

会后,雅吉迫不及待地跑到台前,问他有没有听过「大卫」和「斯蔚.弗拉德」的故事。

  

「有!女士。」那人用法语回答,旁边的人替他翻译成英语:「我就是『斯蔚.弗拉德』带我信主的那个非洲男孩了。在你出生之前,我为你父母常常送食物。直到今天,你母亲的墓和我们对她的回忆,都成了我们的骄傲。」

 

说罢,这个非洲人流着泪,久久地拥抱雅吉,然后继续说:「你一定要去非洲看看,因为你母亲是我们民族历史中最有名的人呢!」

  

雅吉.赫斯特和丈夫果然成行,在那个非洲村落受到村民热情的欢迎;她甚至看见许多年前,她父亲找来用挂篮将她背下山的老人。最叫人注目的时刻,是雅吉被牧师引导,来到母亲的墓碑及其上的十字架之前,雅吉跪在地上向上主献上感恩。

 

那一天,牧师在教会里读出约翰福音12章24节,说:「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,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,仍旧是一粒。若是死了,就结出许多子粒来。」

 

 Image 神沒有忘記3.jpg

 


最新评论
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
电话直呼
在线客服
在线留言
发送邮件
企业位置
联系我们:
+86 185162001
4006905828
+86 1851620015
机票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签证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行程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售后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建议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还可输入字符200(限制字符200)
技术支持: 四合一建站 | 管理登录